首页 > 考试资料> 最新资讯

综合大学撤销教育学院,怎么看

时间:2016-07-25 10:07:32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小高 点击:2318 次

  在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浪潮中,教育学科及其组织形态都得到了发展与创新。师范院校的教育系、教育研究所升格为教育学院,少数重点师范大学成立了教育学部;综合大学成立教育学院或教育研究院,教育学科的组织发展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但在“双一流”建设的背景下,综合大学教育学科的命运不济,一些大学撤销教育学院建制,改为了研究所或者合并到其他学院。那么,教育学科的使命是什么?综合大学有无必要发展教育学科?如何发展教育学科?

    师范类毕业生优势不再

    按照传统的观点,教育学科的主要任务是培养学术型人才以及教学科研人员。但在我国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和研究生培养人数激增的背景下,教育学院把人才培养局限于培养学术人才远远不能适应时代的需求。根据国际经验和时代发展趋势,教育学院一方面是实行硕博连读,培养学术人员;另一方面是面向基础教育和职业教育培养教师以及参与高校教师教学培训。而后者即教师教育应成为教育学院的主要任务,培养师资是教育学院的首要人才培养目标。在这一点上,师范院校教育学科已经初步转型,建立了教师教育学院,承当起培养培训中小学教师的任务,顺应了时代的要求。

    教育部发文规定中小学教师入职不再局限于师范院校,即师范院校高校毕业生不能自然拥有教师资格证,他们必须和其他学校毕业生一起去考取这一证书,给予了所有大学毕业生同等竞争机会,师范院校毕业生不再具备“特权”。这一政策使得师范院校惊呼“狼来了”,自己先天的优势不在了。反观综合大学教育学科对此却无动于衷。究其原因,一个方面可能认为培养教师是师范院校的责任,自己没有条件参与教师培养工作;另一方面从综合大学的条件来看,认为培养基础教育教师不符合学校使命。致使综合大学教育学科没有转型,仍然沉浸在传统的优势与状态下。

    教师培养是教育学科的关键

    芝加哥大学教育学院是美国教育家杜威创办的,在美国具有独一无二的地位。但是“二战”后力主“社会科学化”,远离教育实践,在1996年被关闭。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是发展的最为强盛,其主要是培养教师,并与中小学建立了密切联系,该校培养的教育局长、中小学校长在数量上高居美国榜首,无论哥大其它学科的学术精英如何批判贬低,也无法左右师范学院的命运。

    回顾芝加哥大学教育学科的命运,凡是与中小学教育有密切联系的便蓬勃向上,反之走向象牙塔的时便会时运不济。芝加哥大学教育学刚建立的时候就是致力于引导中小学教育改革,同时建立一流学术地位。因此,教育系升格为独立的教育学院。但是到了1930年,校方希望教育学与其他学科相融合,提升教育学的学术水平,教育学院被关闭。二战之后,芝加哥大学教育学科又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婴儿潮”一代到了入学年龄,中小学规模扩张,教师待遇提高,福特基金会、卡耐基基金会的教育资助热情高涨。在这种情形下,芝加哥大学不仅有教育系,而且设立了教育研究生院,教育学科在芝加哥大学的地位提高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教育系致力于与社会科学融合,借助于其它学科的方法与范式提升学术水平,后者侧重于培养培训中小学教师。

    但到了七十年代,由于教师培养萎缩,1975年教育研究生院被解散,芝加哥大学教育系开始发展“学术化”的教育研究,在“教育研究社会科学化”的道路上前行,希望提高学术水准,获得与其它社会科学一样的地位与价值,其结局却是并没有形成自己独特的研究领域、研究方法、概念体系与学术影响,最终在1996年被关闭。芝加哥大学教育学被取消的理由是,教育学的学术与专业计划“不是源自于自家的学术地位和知识培养需要,而是随着政府、基金组织的意愿打转,不符合芝大的学术传统”。

    美国是世界高等教育研究大国,高等教育研究在美国的兴起和兴盛有一个重要原因。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和扩张,使大学领导和管理者、政府决策者缺乏的足够知识来应对高等教育新的局面和问题,于是这种需求便催生了高等教育研究的大发展。特别是经历了1958—1968年高等教育的“黄金十年”之后,涌现出很多问题,亟待通过高教研究来解释和解决问题。

    传统与优势结合发展教育学科

    我国综合大学的教育学科与教育学院可以有一部分只从事高等教育研究或者院校研究,但这并不代表所有综合大学都走这一条道路。应该发挥综合大学的多学科与高水平优势,逐步承担起培养与培训教师的时代任务。培养培训师资与培养管理政策类研究人员是教育学院同等重要的人才培养取向。对我国而言,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有师范大学综合化、综合大学办师范教育的动向。如今,虽然师范大学仍存在,但基础教育的师资聘任方式发生变化了,所有学校的毕业生都可以通过考试获得教师资格。而从实际来看,一些中小学更喜欢综合大学的毕业生。另外,从人才培养的长远发展来说,从大学制度变革的趋势来说,综合大学培养教师是必然和应当的,有利于作为未来从教的学生更全面发展、创造性的培养与研究性学习等。

    综合大学教育学科的学术研究要回归到以研究学校内部问题和人才培养规律为主的轨道上。改革开放以来,教育学科得到了迅速发展,尤其是研究教育外部规律和宏观问题的专业、方向、课题、论文和著作等急剧增长,教育政策、教育经济、教育管理、教育法律、教育战略、教育社会等成为“显学”,并日益呈现出膨胀和扩张的势头。与此同时,研究教育内部问题和人才培养规律的人员、经费、论文、专著和课题都呈现出逐步萎缩势头,真正关注学校组织、教师、学生、课堂教学、课程建设的研究一再衰退。综合大学的教育研究在继续关注宏观问题、高等教育的同时,也应该研究中观与微观问题,关注基础教育,使之成为高水平教育研究基地。提高学术水准,不宜过分强调教育研究的社会科学化,过分强调教育研究的多学科性与跨领域性,应该强调教育研究的基本范式、基本价值、基本问题。

    综合大学教育学科要把师范院校教育学科的传统与综合大学的多学科、高水平优势相结合,不能只是发挥优势而忽视师范院校的传统与教育学科的使命,无本之源的“优势”时间长了就会变成劣势,就会被时代淘汰。(作者李立国,系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